5 words • < 1 min read

aj香蕉app

界海

李阳等十二人踏虹而行,刹那间横跨数万宇宙。

到了仙王层次,无论是什么层面都已经与仙道层次完全不同。

一位真仙想要跨越一方宇宙尚且需要一个瞬的时间,而仙王却能在一个刹那之间跨越数以万计的宇宙,浮光掠影皆不能视之身形。

而一个瞬间有一千个刹那,前后者之间的差距便可以看到了。

其实按照战力的划分,真仙极巅和仙王可并不只是一两个境界的差距,最起码也是七八个之多。

毕竟其中的力量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极道至尊若足够强大,而且数量若足够多,尚且能与仙道强者一战,甚至可以战而胜之。

可是再多的真仙也不可能对抗仙王强者。

那是一个次元的巨大差距。根本不就是什么条件可以无视的。

即便是李阳等人,曾在仙道领域做到无敌身,却也不能战仙王,除非他们凝练了仙王特征,像仙王体或仙王元神之类。

如今,在界海中的十二人不仅是仙王,还是仙王领域中的至强者,每一位都是无敌的巨头。

乖乖俏样清凉萝莉秀丽迷人

他们十二人联手,无上巨头恐怕都会被镇压,无法力敌他们。

一路上,十二人没有说什么话,因为他们很快就跨越了无尽的距离,来到了界海的另一端疆域。

刚刚靠近那里,他们就看到了无数颗白色粒子在天地之间飘扬。

他们在一瞬间就辨认了出来,那些白色粒子竟然是无穷无尽的骨灰在界海上飞舞、飘散。

无数方古老宇宙都蒙尘了,骨灰覆盖了界壁、侵入一切领域,霸占了空气中的绝大部分元素。

这种骨灰有点诡异,每一颗粒子虽然都只有正常大小,微不可见,却能在静止的界海上空飞舞。

而且,骨灰的数量着实有点吓人的多。

李阳看到了一片遮天蔽日的白色,接天连地一般。

要知道,这里可是界海,浩瀚无垠的领域。

虽然永寂了,可是其体量却没有任何影响。

一朵浪花就是一片世界,广阔无垠,近乎没有边际一般。

而就在这样的疆域中,却有无边的骨灰在飘扬,将亿万大界蒙尘,如同白雾一般飘扬着。

“这得是焚烧多少头生物的骨头,才能造成这样的一幕!”

叶天帝震撼的说道。

纵然是一头牛,被烧成灰之后也不过一撮而已。

即便是天大的生物,能比肩天体,最后化作劫灰时,也不过一捧而已,少的让人心凉。

再强大的生物在死去后也会变得渺小。

可是在这里,骨灰飘扬着可以蒙尘亿万世界,化作遮天白幕,恐怖被焚烧的尸骨已经不可计数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纪元就能造成的。

“看来,又是一个古老的禁区……”李阳有些头疼的说道。

他感觉他们一行人恐怕要铩羽而归了。

有些地方真的很恐怖,也许就存留了不了抗衡的存在。

而且,越是古老的禁区就越恐怖,积累了无尽岁月,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怪物。

地府是如此,这片疆域也如此,都有些恐怖的吓人。

魂河可能也是如此,但是魂河的至强生物都离开了,那里是真的没有厉害的角色,而其他地方则不同,很有可能隐藏着极致的恐怖。

之前他们在地府也是,虽然覆灭了葬土和厄土,却也无法更进一步,突破不了无上的阵势。

他们猜测,那片阵势之下,就是地府的核心地区。

传说中的轮回路和古地府应该就是在那里面,也许会有更加恐怖的生物与怪物在其中沉睡着。

“进去看看,若不可敌,我们就离开!”

段德开口建议道。

此时,他已经很警惕了,将自己的底牌都祭出了几个防身,准备随时跑路逃命。

经历了地府外围的葬土后,段德有些清醒了,知道他们不能无敌,有些恐怖依然无法抗衡。

“我们的底蕴还是太浅了,若能多几位道兄相助,恐怕也不至于如此谨小慎微,也会安全许多!”

无始喃喃自语,可惜阴阳二界的故人们还没有成长起来。

他们刚刚开始修行仙王法,恐怕还需要一个很久的时间才行。

其实他们还是很重视几个人的,因为那些人本应该不比他们差,但是才情终究差了一截。

还有一些人,因为自身有缺才会无法前进,如今已经补全,也当有可以成王的资质。

成就仙王太难,能够刷掉太多的人。

可是有些人应该无法被挡住脚步,他们一定可以成王。

随后,一行十二人撑开圣域,将那些骨灰排斥在外,然后踏入骨灰所笼罩的区域,向深处走去。

骨灰里面的疆域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界海被永寂,天与地也静止了,没有什么波澜可以出现。

可是那些骨灰粒子却在舞动,它们犹如活着的生物一般,在无规律的飞舞,但是却不会脱离太远距离,总在一定范围能移动。

而且骨灰雾的深处依然有骨灰飞扬而来,使得骨灰雾的范围在逐渐扩大,不断吞没一个个宇宙。

“传说中的葬炉应该就是里面,世间有难以葬掉的生物,自身可以永恒不朽,所以需要焚灭成灰!”

段德开口说道,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古书,里面有些记载。

界海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口葬炉,不断焚烧至强生物。

这些骨灰的前身,最弱的都是极道领域的强者。

更有甚者乃是至强无敌的仙王,死后有执念不消,占据肉身之中,无法被埋葬掉。

于是,有人建立了葬炉,专门用来焚烧这种生物,让其尘归尘,土归土,彻底化作飞扬的骨灰。

至于究竟是什么时代出现的葬炉,世间早就已经不可考究了,古老的史书里都没有详细记载。

不过应该也有过一段蛰伏的时候,因为葬炉没有在一些清晰的古史中出现过。

即便是无敌的荒天帝都未曾见到过这样的一口炉。

“该不会又是帝落时代前的老怪物建立的吧?!”

段德有些冒冷汗的喃喃道,他连连翻看手中的诸多古书。

最终,他找到了一条线索,言葬炉来历巨大,本该是造福苍生的物件,却被有些心怀不轨的生物夺取,用来焚化敌人所用。

“一尊焚化炉,怎么造福苍生?”青帝问道。

这样的葬炉本该代表了诡异与不详才对。

焚化了那么多强者的尸体与执念,自身应当不会没有沾染污秽。

“莫不是用来焚化无上生灵的神祇念,或是焚灭诡异与不详……”

太阳圣皇猜测道。

极道强者的神祇念都无比恐怖,与其生前的神圣完全相反,如同世间最邪性的魔鬼一般。

若是有无上生灵惨死,并且诞生了神祇念,那才叫恐怖。

寻常的仙王巨头都无法镇压那种恐怖,自身更不足以自保。

一口葬炉,太过于神秘,而且来历不可考究,似乎充满了迷雾。

可能这样的一口葬炉出自无上生灵之手,沾染了无上的特征,所以也就让自身化作迷雾,遮盖了一切天机,让人无法洞察秋毫。

无上生灵之下的任何强者,都不可能探知那样的隐秘,纵然是逆行时光长河,也无法踏入那段时空,因为自身无法触及无上之秘。

“葬炉存在的时间肯定已经很长久了,兴许见证过数个纪元的兴盛与消亡,否则也不会焚化出如此多的骨灰!”无始说道。

其他的几位仙王巨头也在点头,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而且,他们这些人越是推演,就越发的感觉到恐怖。

前方迷雾重重,到处都是凶险的杀机,一个不留神也许就会丧命,丝毫不比曾经的界海差。

自从荒天帝离开之后,很多隐藏在岁月里的恐怖都出来了。

那些从帝落时代之前就在蛰伏的恐怖,也开始走出老家。

五大仙王曾经见到过一些恐怖的画面,非常的凄惨与血腥。

曾经界海的诸天万界也并不是没有抗争,却没有谁能无力回天。

因为敌人不止一个上苍之上,还有本土的邪性组织,例如古地府和葬炉、葬坑等生命禁区。

昔年,白煞者,雪祭诸天万界!

却同样有本土的恐怖存在趁机收割造化,屠戮苍生、破灭万物。

他们本就来自于界海,也许在某个纪元时还曾繁荣昌盛,却最终凋零了,化作诡异与不详。

“我记得在某一段岁月里,诸天永寂后不久,曾经有乱古时代甚至是更加久远之前的奇怪存在走出来过,只不过不久后他们又消失了。”

一位仙王巨头开口说道,将一段隐藏在记忆中的秘密道出。

诸天永寂之后,一切都烟消云散,因为整个界海都没有价值了。

可是就在那种时候,却有一扇门被打开,有很多已经死去的人走了出来,似乎被人赶出来望风。

不久后又回去了,然后再也没有再出现。

“有些人我在古老的史书上看到过,他们都是仙王,因此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似乎界海这诸天万界里诞生出来的仙王死后,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在另一个世界!”

仙王巨头开口说道。

他记得清清楚楚,有些故人都已经化作劫灰了,死的彻底,可是却也在那一天出现了。

就好像世间还有另一面,那是死去者的世界。

“难道是所谓的轮回在作祟,死去的人都被引渡到了地府?!”

段德惊呼一声道。

这片界海经历了太过于久远的岁月,出现什么都不奇怪。

但是有些存在,即便是从史书中得知个一麟半角,也足够吓人。

更何况,有人亲眼所以,验证了一些恐怖的事实,就更加让人背脊发凉、头皮发麻了。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离去,回家再修行个几千万年的时间,然后等成就准仙帝的时候再出来扫平一切比较好。”

最后,段德表情认真的开口建议道。

“……”

众人之间突然静了一下,而后才继续交谈起来,没人回应段德。

开玩笑呢吧,再回去修行个几千万,古仙珍种的黄花菜都凉了。

不趁着现在这个最好的时间将很多事摸清,未来怎么行动。

很多事都不只是莽过去那么简单,还需要得知一些真相和隐秘才行,不能无脑开黑。

况且,如今他们的修行都已经出现了一些瓶颈,光靠长时间的苦修肯定不行,他们也得找点资源。

虽说到达仙王境后已经不需要很多资源了,但是有些东西还是很吸引人的,能够助益修行路。

前方太过艰难,有些恐怖让人头皮发麻,所以只有不断提升自己才能壮胆气。

而且,李阳可是知道的,即便是荒天帝也不能全无敌。

在那片恐怖的上苍之上,那位荒天帝也出现了敌手,应当不弱于对方,甚至有可能更加难缠。

永远不要小看其他世界的生灵,也许有些人更加强大。

因为无边无际的混沌海中。出现什么层次的强者都不足以奇怪。

况且,李阳感觉上苍之上那种地方,应当就是无限多元宇宙的序列了,那已经是最强大的宇宙了。

界海这种疆域,与上苍之上那种无限多元宇宙的体量相比,应该和一块鹅卵石没有什么区别的。

越是广阔的天地,就越有无限的可能。

而越是密集的人口,就越有无敌者诞生。

这是万古不变的定律,诸天万界都通行。

也许准仙帝是上苍之地和界海的天花板层次,仙帝就是超脱。

可在上苍之上,兴许就不是了……

“除了修行之外,我还要培养更多的强者,而且还要找援军才行……”

李阳在心中嘀咕道。

他要找援军也不会从界海中找,而是从混沌海中的其他宇宙。

可惜,想要踏入混沌海穿越其他宇宙,李阳需要让自己先打到准仙帝的层次才行。

不过到了那种时候,也正好刚刚好。

准仙帝找的援军,怎么算都不会弱于准仙帝序列。

也只有那种层次的强者,才能在对抗上苍之上的时候起到作用。

仙王?

也许,即便是仙王极巅,在未来的兵荒马乱中,也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