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words • < 1 min read

污香蕉视频app高清

从佩妮薰那里得到的有用基本信息不是没有,比如六大神、八欲王的时代世界经历了大致上的怎样变化的事情。还有佩妮薰存在期间,托普大森林及周边区域的基本地理环境和各种族势力划分变动等信息。

自己的记忆不会被窥探吧,并没有被发动探测时候的不爽感觉,所以应该没有,这么想没关系吧?

在这段时间里,现实中的天空也不断在白天和黑夜之间切换着。

啊,啊咧,为什么对外信息的接收好像受到干扰了呢?变得模糊不清了,总之先确认不干扰佩妮薰的其他被动特殊技能都开着吧,以免被偷袭的时候遭到意外伤害,那些人会这么善罢甘休吗?

如果自己真的是处在接收到的情报中那样的时间点,确实能活到二百年后。

可既然有穿越事件发生随即产生的蝴蝶效应就不好依赖那些已知“未来”了。能避免被杀吗?

稍微回忆一下有什么值得推敲的比较好…………

……………………………………………………

“醒来啦……起来啦。”感觉身体在被使劲摇晃,这对魔树来说本来是不可能的,要摇晃数百米的魔树得是多大的家伙啊?

“树之妖精刚诞生的时候可是魔物来袭的时机哦,起来啦,嘛,本体有这么大又有这么强攻击性的话应该没事吧。”

“哈啊啊~~~”感觉身体有一大一小两个,魔树有点不习惯,姑且设法将意识集中到魔树妖身上,支撑起身体,睁开眼睛。

四目对视的瞬间——

阳光、鲜花与美人

“哇啊啊啊啊啊啊阿!”x 2

佩妮薰:“吓死妖精啊,突然之间怎么了啊!”

魔树妖:“之前看起来小小的妖精突然变得和自己等身大了怎么看都会很吓人的吧?”

不过确实不是吓人的时候,虽然事情似乎进展顺利,但过程和结果跟想像得不太一样。这里没镜子,却还是很明白自己身上是一丝不挂的,这样被佩妮薰看着却没什么害羞感,这也是树妖的精神变化结果吗。

可当务之急还是确认现场状况吧,在检查自身内部状态前,最令人在意的自然是外部状态——

“在这段时间我不知道的时候多出来坐在我本体头顶上的妖精是谁啊?做客来的?”魔树妖指了指现在正坐在自己本体树冠上的另一只树妖,那一只树妖的样子和佩妮薰最明显的差别就是头上有草没有花。

“不,那是长在大人您身上那株植物所化的树妖,种族名……忘记问了。”佩妮薰解释说。

“这么快就出了第二只啊?”

“嗯,真是快呢,只不过过了差不多1000次日夜轮回,你们俩就诞生了呢。”

“…………”尽管对似乎过了差不多三年这件事给平淡说过去了有些震惊,不过考虑到体感也没啥异样,所以就这么忽略过去了。

魔树妖打算查看一下内部状态,这可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呢,魔树的等级虽然很高,但绝对敌不过任何满级玩家,退一步也敌不过算是土著的龙王和副武装的绝死绝命啊……绝死绝命在这个年代还没出生吧。

职业等级和种族等级都有所变化,并没有因为新获得的种族和职业提升,而是分出去或直接覆盖了——

种族等级:45(自然之力Lv10、高阶自然之力Lv10、自然之主Lv10、树之妖精Lv10、森林女神Lv5)

职业等级:30(森林祭司Lv10、高级森林祭司Lv3、大自然先锋Lv10、指挥官Lv1、工艺家Lv4、专家Lv2)

仔细想想也是当然,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升级嘛。

等等,先暂停一下,森林女神Lv5?也就是说是女孩子了?明明胸前没有附加的重量耶!

魔树妖有点六神无主地在上面和下面来回摸了摸,果然什么都没有,无论男性还是女性特征都没有,看了佩妮薰也差不多是这样,只不过那样的头发和非常嫩的声音以及简单围着身子的几圈树叶类似裙子式样,让人更加相信是女孩子。

综上,虽然是意料内的事情——说到“Dryad(树之妖精)”好像没有性别区分啊,这个种族到底是怎么繁衍的呢——本体是树啊,好好开花结果不就行了吗?

可这样一来应该算是雌雄同体吧。

话说回来,重新理一下记忆,前世是……果然性别还是想不起来啊。

明明平时的经历记忆不少都还很鲜明……不,很奇怪,该鲜明的地方有,可是缺损很严重啊,好像只有在家中学习生活和兼职工作时间的记忆,知识有套,读、看片、打游戏的记忆也算,多亏如此才能有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

可居然连老师同学同事的面貌性格之类,乃至任何出门、社交互动的记忆的都一点印象都没有?不可能,前世绝对不是。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说不定会慌乱,严重的会崩溃吗?不知和种族特性有无关系,魔树妖没过多久就将此事抛在脑后了,并没有什么不死族的“强制不慌”能力,只是单纯把解决不了的事情抛到脑后不管了而已。

这主要是树妖是没什么时间观念的种族的缘故,因为时间很长,又只要有充足阳光和养分就足够满足了,因此只要不是威胁到生存的问题大概都可以靠时间解决和淡忘,这样。

脖子以下的部分摸索过了就摸摸上面吧,虽然没有镜子,可脸摸起来的手感还蛮不错的,头上——有一朵小花啊,然后是头发,感觉像是及腰长卷发,魔树妖顺势向前一撂让头发遮到身体前面。

“金发?树妖不该是绿发吗?”

“……我没见过其他种类的树妖所以不大清楚啊,从了解的知识所知,树妖的外表和内在与植物启蒙的意识有关呢。”佩妮薰摸着下巴解释道。

魔树妖没有回答,不过心里倒打起鼓了:“不就是这段时间吐槽了《Overlord》里面金发太多吗?难道我想要长成什么样就长成什么样?”

不过摸起来根据自己过去学习雕塑的手感判定起来应该也不是自己不喜欢的类型,可姑且还是一问——

“外表能换吗?”

佩妮薰:“在我的知识中没先例啊。”

魔树妖发现自己是雌雄同体生物,而且外表似乎可以被自己意识影响但进化完毕后无法替换后,心中便很干脆把这件事放下了。

只有一瞬间,魔树妖有点疑惑,一般来说应该还会更加耿耿于怀吧,不过这或许还是精神变化了也说不定,考虑到原著《Overlord》中的骨傲天也对自己的骨头身体没什么不习惯的地方,看着人类遭到屠杀也毫无反应,那就应该是这样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