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words • < 1 min read

麻豆传媒狠狠射先锋网

() 山海宗每两个小队派出的弟子,组成了一支五人小组,合计共四个小组二十人,沿着长枪会人前行的方向,进入了黑松林。

晋凌所在的这个小组,只派出了他与叶枭二人。另外的三人,来自八个小队的第三小队,修为是中级仙尊。其中一个名为贺之修的三十来岁的弟子担任组长。

“两位师弟,听说你们在来的路上,与血灵教的人接触过?”贺之修面色青白,长得比较憔悴,一看上去就像是终日愁眉苦脸的模样。

“回师兄,确实是交过手。”晋凌便简单将与血灵教的哨使和血奴的交手经过说了。

“看你们的年纪,比我要小上二十岁吧,竟然有如此胆气,如此手段,确实让人佩服。”贺之修赞叹了一句。

这时他们已经进入黑松林里许远了。林中光线昏暗,非常静谧,除了偶尔从松叶上滴下的水滴声,以及虫豸偶尔的低鸣外,几乎听不到其它声响。

形形**的黑松,树干嶙峋丑陋,枝叶突出如虬,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非常恐怖。

“贺师兄,光线太暗了,我们点起一枚光石吧。”其中一名山海宗弟子说道,“有了光亮,说不定长枪会的人远远看到了,就会主动向我们会合。”

贺之修还没有表态,另一名弟子说道:“以仙力点起光石,固然有指引方向的作用,可是人看得到,魔兽们自然也看得到,招引来诸多的魔兽怎么办?”

“话不是这么说的。”贺之修说道,“魔兽们之所以喜爱在夜间行动,而且能够准确地寻找和猎杀目标,靠的不是眼睛和光线,而是它们极其灵敏的嗅觉和听觉。或者说,比起眼睛来说,他们的耳朵和鼻子能够更早更远地找到目标。所以,光石点起来,是没问题的。”

众人恍然。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大家还是提高了警惕,放低身形,缓慢小心前行。

红唇女郎留恋已去的夏日清凉

“你们看。”一名山海宗弟子突然从地上捡起一件东西,向大家展示。那是一块被撕裂的护甲,沉铁所制,应该是胫甲之类的,甲上还有一道乌黑的爪印。

“来之前,有相识的人给我们说了一下长枪队的人的装束。”贺之修接过那块胫甲残片,“长枪队的人武器是一杆锋锐的长枪,不善近战,所以每个人的护甲都很厚实,都是金铁所制,也近乎将身给包裹住。仙士之中,使用这种护甲的人极少。而使用胫甲的人就更少。从这片残甲来说,八成,就是他们。”

“这么说,我们追踪的方向没错。”晋凌说道,面上多了一层凝重,“不过,从这残甲上来说,长枪队的人似乎是与魔兽发生了战斗,而且胫甲都被撕裂,看来情况不妙。”

“大家暂停前行,原地休整。”贺之修深以为然,“向四周小心探查,看看还有什么异样。”

大家便仔细搜索起来。果然在这片残甲周围发现了一片打斗过的脚印痕迹,还有草地上残留的一些血迹。脚印中不止是人的,还有一些硕大的猪蹄印记。

“看来,长枪队的人是与这群铁皮魔野猪正面遇上了,而且损失不小。”贺之修颇感头痛。

“脚印是向西南方向去的。”晋凌说道,“前方凶险未明,我们不宜闹出动静太大。组长。我自认身法还行,不如我先跟去探查一下。”

他这么说是有目的的。

以山海宗为首的杀猪盟人员众多,耳目也多,自己身在其中,确实不能与朱玉强、朱玉润兄妹接触,以免惹人心疑。现在随着这五人小组出来,倒是一个机会。

“也好,那你小心些。”贺之修听了晋凌在此前击杀大量血灵教血奴和哨使的事,知道这少年人不简单。

而叶枭目光一闪,显然是知道晋凌要做什么去。

因为,后者暗中向他点了点头。

离开了小组的其它四人,晋凌继续向西南方向前行。一面前行,一面使用望气术,将感知力的范围放到最大。

他又陆续发现了几处打斗的痕迹,还有血迹,甚至在一处林下草野中捡到了一把长枪,收入了仙语镯空间之中。

血迹不止是人的,也有魔兽的,腥臭难闻。

估计离贺之修等人也有了百丈远,晋凌开始力催动仙力,身子飘然飞到了半空之中,就如一个鬼魅幽灵,飘忽忽地四下游荡着。

鬼悠游的身法,确实妙不可言。只需要少量仙力,就可以让人如同飞鸟般浮游在空中。而且,这身法悄然无声,配以水雾,很容易迷惑对手。

站在高处,目力所及之处的范围就广大得多。

他很快发现百米远处有一大片地方,大量黑松被撞断,横了一地。于是赶紧飘过去。这处显然是长枪会与铁皮野猪们对战的主战场,地上的血迹和脚印、蹄印遍布,大量的长枪和沉铁铠甲残片洒落在地上,空气中充斥了一股腥臭的血气。

只是,并不见任何一个人或魔野猪的踪迹。

晋凌也不管其它,继续本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将地上的长枪和铠甲残片、其它物品等都收入仙语镯空间之中,然后再仔细看着现场的情况。

有大量拖拽的痕迹,往西南方向的林子去了,痕迹之中混有了不少血渍。而且,看痕迹来说,都还比较新。

继续往西南追了一柱香时分,四周的黑松越来越高大浓密和阴森。松叶遮天闭日,让林子中看起来就像黑夜一样。

但是在这个时候,少年人已经感觉到了,在阴森的黑松阴影之下,有至少四对巨大而暴戾的眼睛在盯着自己,一阵阵魔野猪特有的臭气,也飘散而来。

晋凌不需要多说话,只是有些肉痛地取出一坛晋牌美酒,砸碎在地上。顿时,一阵阵浓郁的酒香,向四下里飘散开去。

他曾经将酿酒之术交予了铁皮野猪王朱玉强。时隔今日已经有近三年时间。只要朱玉强不太笨的话,他和他手下那些开了灵智的魔野猪们,只怕早就酿出了一大批的烈酒。

而以这群魔野猪们的尿性,品尝过烈酒的味道,就很难不对一个为他们带来如此幸福生活的人具有深刻的印象和好感。

他,晋凌,就是那个给魔野猪们带去了美好生活的人。

果然,闻到晋牌曲酒强烈的酒香,林中的阴影中发出了一片片魔野猪们吸啦口水的声音,还有它们的低嗥。

“还记得我吗,我,晋凌,就是给你们这黑松林魔野猪们带去美酒的那个人。现在,我要你们,不管是谁,带我去见你们大王的妹妹,还有你们的大王,快!必须要快!”()